Skip to main content
 主页 > 风水师 >

葬书

编辑:玄学风水师 2017-11-13 06:15 浏览: 来源:www.dknjh.com
葬书把相地术的全部内容都归于风水,认为每个人的祸福、贫富、贵贱都取决于其住宅与祖父辈葬地风水的好坏。

  晋代郭璞撰《葬书》。郭璞其人,拙作已另有专篇介绍:《葬书》其书,清代官方史学家在《四库全书总目·葬书解题》中有详细的、权威性的介绍:

葬书

  “《葬书》一卷,旧本题晋郭璞撰。璞有《尔雅注》,已著录。葬地之说,莫知其所自来。《周官·冢人》、《墓大夫》之职皆称以族葬,是三代以上葬不择地之明证。《汉书·艺文志·形法家》始以官宅地形与相人相物之书并列,则其术自汉始萌,然尚未专言葬法也。《后汉书·袁安传》载安父没,访求葬地,道逢三书生,指一处当世为上公,安从之,故累世贵盛,是其术盛于东汉以后。其特以是擅名者,则璞为最著。考璞本传,载璞从河东郭公受《青囊中书》九卷,遂洞天文、五行、卜筮之术。璞门人赵载尝窃《青囊中书》,为火所焚,不言其尝著《葬书》。

  《唐志》有《葬书地脉经》一卷、《葬书五阴》一卷,又不言为璞所作。唯《宋志》载有璞《葬书》一卷,是其书自宋始出。其后方伎之家竞相粉饰,遂有二十篇之多。蔡元定病其芜杂,为删去十二篇,存其八篇。吴澄又病蔡氏未尽蕴奥,择至纯者为内篇,精粗纯驳相半者为外篇,粗驳当去而姑存者为杂篇。新喻刘则章亲受之吴氏,为之注释。今此本所分内篇、外篇、杂篇,盖犹吴氏之旧本。至注之出于刘氏与否,则不可考矣。书中词意简直,犹术士通文义者所作,必以为出自璞手,则无可征信。或世见璞葬母暨阳,卒远水患,故以是书归之欤。其中遗体受荫之说,使后世惑于祸福,或稽留而不葬,或迁徙而不恒,已深为通儒所辟。然如乘生气一言,其义颇精。又所云葬者,原其起,乘其止,乘风则散,界水则止诸条,亦多明白简当。

  王袆《青岩丛录》曰:择地以葬,其术本于晋郭璞,所著《葬书》二十多篇,多后人增以谬妄之说。蔡元定尝去其十二而存其八。后世之为其术者分为二宗,一日宗庙之法,始于闽中,其源甚远,至宋王仅乃大行。其为说主于星卦,阳山阳向,阴山阴向,不相乖错,纯取八卦五星以定生克之理,其学浙中传之,而用之者甚解。一日江西之法,肇于赣人杨筠松、曾文迪及赖大有、谢子逸辈,尤精其学。其为说主于形势,原其所起,即其所止,以定位象,专指龙穴砂水之相配,而他拘泥在所不论,今大江以南无不遵之者。二宗之说虽不相同,然皆本于郭氏者也云云。是后世言地学者皆以璞为鼻祖。故书虽依托,终不得而废欤。据《宋志》本名《葬书》,后来术家尊其说者,改名《葬经》,毛晋汲古阁刻本亦承其伪,殊为失考。今仍题旧名,以从其朔云。”

  撰写《四库全书总目》这段解题的一定是一位相地术的通儒,不然不会写得这样至情至理。他的见解大抵有这几方面:①《葬书》不是郭璞所作,而是唐宋间人的伪作。②《葬书》中有精彩的论述,但也有许多芜杂之文。③历代整理《葬书》的有蔡元定、刘则章、吴澄等人。④相地术至东汉始兴,其后分为两大派,一派源于福建,一派源于江西,前者主于星卦,后者主于形势,他们都以郭璞为正宗,然后者流行甚广。

  我们阅读任何一部古籍,首要的任务是明辨其书作者真伪,方可谈论其书的价值。清康熙年间的学者阎若璩在《尚书古文疏证》里曾说过:“呜呼,事莫大于好古,学莫善于正伪。”同时期的另一学者姚际恒苦心研习,撰写了《古今伪书考》,其中否定了郭璞作《葬书》,见解令人耳目一新,但未能展开叙述。乾隆年间修《四库全书总目》,作《葬书解题》的这位通儒能够翔实地考察《葬书》成书时间,把《葬书》排列在《四库全书·子部·术数》的《宅经》之后,这种做法令人信然。不过《葬书解题》在论述两大流派时,没能明确指出他们到底与郭璞是什么关系,谁真谁伪。我们只要读读《晋书·郭璞传》及有关文献,就不难看到,郭璞在相地术方面是以阴阳学说为指导,采用卦占方法,从来不谈形势,更没谈龙穴。因此,福建学派更接近郭璞的相地术。这一派的学说很深奥,难以搞懂,所以不为众人接受。

  由此推理,郭璞的相地术流传有限。江西学派自有一套见解,重视形势,实践性强,人们可以目睹山水之状,加上风水先生用龙穴加以解释,于是纷纷相信不疑。这两大学派的学说并不是完全承袭郭璞,而是都各有发挥,但他们都要找个历史上的名人作为依托,以便自诩正宗,于是,郭璞就成了他们的宗师。

  下面,我们再来看看《葬书》。

  《葬书》,别称《葬经》。它的版本很多,《地理大全》、《津逮秘书》、《学津讨原》等丛书都收有此书。

  《葬书》把相地术的全部内容都归于风水,认为每个人的祸福、贫富、贵贱都取决于其住宅与祖父辈葬地风水的好坏。它对“风水”一词作了明确的解释:“葬者,乘生气也。夫阴阳之气,噫而为风,升而为云,降而为雨,行乎地中而为生气,行平地中发而生乎万物。人受体于父母,本骸得气,遗体受荫。盖生者,气之聚凝,结者成骨,死而独留。故葬者,反气内骨,以荫所生之道也。经云:气感而应鬼福及人,是以铜山西崩,灵钟东应;木华于春,栗芽于室。气行乎地中,其行也,因地之势;其聚也,因势之止。丘垄之骨,冈阜之支,气之所随。经日:气乘风则散,界水则止,古人聚之使不散,行之使有止,故谓之风水。”这一段话,提出了“生气说”,并用“气”解释人体,强调只有保持风水才能使葬者存乎天地之间。

  怎样才能保持风水呢?《葬书》答云:“风水之法,得水为上,藏风次之……浅深得乘,风水白成。土者,气之母。有土斯有气,气者水之母。有气斯有水,故藏于涸燥者宜浅,藏于坦夷者宜深。”这段话指出了自然界中土一气一水的关系,强调要注意土的深浅。

  《葬书》接着述地形,介绍了在支、垄的葬法:“地贵平夷,土贵有支,支之所起,气随而始;支之所终,气随以钟。观支之法,隐隐隆隆,微妙玄通…支葬其巅,垄葬其麓,卜支如首,卜垄如足。”并讲明了形与势的区别是“千尺为势,百尺为形”。

  此外,又介绍了一些禁忌,如“山之不可葬者五,气以生和而童山不可葬也;气因形来而断山不可葬也;气因土行而石山不可葬也;气以势止而过山不可葬也;气以龙会而独山不可葬也”。这就是说童、断、石、过、独山均不可葬,否则会“生新凶,消已福”。

  《葬书》还介绍了“葬者以左为青龙,有为白虎,前为朱雀,后为玄武”。这就是后世流行的四灵为四方之说。

  最后,《葬书》概括出“穴有三吉,葬有六凶:藏神合朔,神迎鬼避,一吉也;阴阳冲和,五土四备,二吉也;目力之巧,工力之具,趋全避缺,增高益下,三占也。阴阳差错为一凶,岁时之乖为二凶,力小图大为三凶,凭恃福力为四凶,僭上逼下为五凶,变应怪见为六凶”。

  《葬书》全书内容简短,不过二千余字。但文字精练,涉及面广。概括起来,所述内容有:葬乘生气;气感而应;谓之风水;风水自成;土形气行;行止气蓄;支葬垄葬;祸福之差;避其所害;若怀万宝;若器之贮;若龙若鸾;朝海拱辰;龙虎抢卫;五山不葬;吉势凶势;四势八方;三吉六凶。

  从这些内容可见,《葬书》几乎不讲星卦、宗庙,多讲形势、生气。这与郭璞生前擅长以八卦预测事物的行为不合。一个特别尊崇易理、星象的人,怎么会在自己的著作中避而不谈自己的所好呢?那么,这本书还能说是郭璞所作么?

  此书前后引用18次“经日”,一次提到“宅经日”,可见,它不是相地术的开创之作,而是在《宅经》等经书之后产生的。唐代以前的目录书都没记录此书,是目录学家疏忽了么?这样一部被风水师奉为经典的书怎么会被疏忽呢?这只能说明此书产生于唐或唐以后。

上一篇:博山篇

下一篇:葬经翼